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地新闻 > 亮点快讯

恩典公益:危急时刻 “救”在身边

发布日期:2018-08-24 作者:仇瑾     点击:     字体: [ ]

   

     8月21日一大早,记者跟随恩典救援满载救灾物资的6辆运输车来到刘集镇张集矿东风村,经过一番忙碌,终于将98份棉被、米面油、矿泉水等物资送到了灾民手中。“这几天他们一直在这,忙着将村民转移出危房,还帮着修房子。听说我们的被子都湿透了,今天又给我们送来了棉被、米面油等,感谢救援队,感谢好心人!”东风村村民丁道金大爷紧紧地拉着记者的手激动地说。

    距离台风“温比亚”影响已过去4天,从积水路段拖车,到灾后重建与救助,身着橙色制服的恩典救援队员们为满目疮痍的灾区增添了一抹守护色。在这个众志成城、齐心抗灾的舞台上,民间救援这股“配角”的力量,无疑已经成为政府救援力量的一种有效补充。初识恩典公益是在2016年,当时他们正在房村镇尚王小学组织单亲家庭、贫困家庭的孩子们去徐州动物园过儿童节。两年后,因为台风“温比亚”,与恩典公益再次相逢。这次他们作为一支源自民间的草根救援力量,出现在了受灾区。

    谈及为何想要成立恩典公益,从“散兵游勇”到“团体作战”,恩典公益理事长耿光这么回答:“2008年汶川地震时,我们这些‘散兵’志愿者既没有统一的组织,更没有统一的行动,完全就是一盘散沙。”回忆起汶川地震时参加的志愿者行动,耿光说,当时两眼茫然,四处乱走,到处询问别人需不需要帮助。听说哪儿灾情严重拔腿就去,完全没有组织、没有计划。在当时,和他一样的“草根”志愿者不在少数。

    “在汶川的时候,我曾经见过不少穿着皮鞋过来当志愿者的,我问,‘你是来干什么的?’‘我来救援!’‘来救援你带了什么装备?’就见他拿着随身的小皮包在我眼前晃!我告诉他,这地方钱不好使!”谈到汶川地震时的经历,耿光告诉记者,其实没有任何经验和救援能力的志愿者,到了灾区自己本身就是需要救援的“灾民”。经过参加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2014年云南鲁甸地震等救援行动,逐渐成长起来的耿光学到了更多的专业救援技能,结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草根”志愿者,积累了更多的组织救援经验,也萌发了想要成立专业救援队的想法。

    “在2015年恩典公益成立之初,我们主要做一些为特困家庭送资助、与贫困学生结对子等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两年,我们组织队员参加城市救援、山地救援和水域救援等常规化训练,还参与了‘6·23’阜宁风灾、‘8·8’九寨沟地震等救援工作,在灾难中逐渐成长。”说到恩典救援队的变化,耿光感慨万千。

    为了增强救援技能,恩典救援队每周、每月不定期开展俯卧撑、鸭子步、负重越野等体能训练,以及地震洪灾救援、医疗急救、不同水况下的冲锋舟驾驶等技能培训。救援车辆、皮筏艇、救援队员个人PPE、发电机、破拆工具……两年多来,他们的救援设备也在不断完善。“我们的训练地点不定,大多都是封闭式集训,锻炼大家在灾难发生时的第一反应和应对灾难时的专业技能。我们平时装备都是收拾好的,遇到紧急情况,说走就走。”救援队队长单斌告诉记者。

    “应急部社会力量救灾联系平台、卓明震援通讯社、中国公益微信群……我们的每一次救援都会通过申请或被邀请来进行,在与地方政府相关部门沟通后,按照地方所需开展救援,既发挥了自己的力量,还能助政府一臂之力。”恩典公益理事长程伟平告诉记者。恩典救援队要做的就是哪里需要去哪里,为抢险救灾、拯救生命全力以赴。“每次救援行动都是纯公益的,不收取任何费用。救援产生的费用大部分是我们自掏腰包。”耿光说,“恩典公益现在有五个理事,各自有各自的事业,有的在建筑行业、有的做儿童培训、有的做物料回收加工。恩典公益的救援花销基本上都是大家用自己的钱来贴补。”公益是救援队存在的基础,一旦涉及利益,救援行动和队员的加入动机就变味了。从成立至今,恩典救援已开展了8次救援行动,投入救援资金近六百万元。

    如今,无论是遇到大的灾难,还是小的事故,只要是有人遇到危险需要帮助的时候,恩典救援队总会尽己所能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认识和了解民间救援队伍,有更多的社会力量能够参与并且支持民间救援!”采访结束时,耿光吐露出这样的心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