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地新闻 > 媒体聚焦

【徐州日报】怀念象山狼虎洞

发布日期:2018-01-09 作者:     点击:     字体: [ ]

    象山地处铜山区柳泉镇境内,是柳泉第一高山,狼虎洞就在象山的山坳里,因与我家也就是三四里的路程,而且此地与我童年生活有联系,情感上有瓜葛,近日从《彭城晚报》上看到此洞即将消失的消息,便想起童年一些与它相关的事情。狼虎洞庙会是徐州城北一个较有影响的老庙会,记忆中,这个庙会在一年复始的正月,不仅规模大,而且人气旺,不要说我家乡,连相邻的青山泉、利国、柳新、茅村等镇的百姓都来赶会。这大概与这里的环境优雅有关系:三面青山,一面湖水,山上芳草萋萋,山下松涛阵阵,山间曲径通幽,泉水叮咚作响。这里远离人间,人入山里,有超凡脱俗之感。也与农闲有关系:刚过罢年,而且刚入正月,正是一年农闲的时候,乡民有时间也有闲心赶这个会。

    逢会那天,真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我小时候特别钟情于这盛况空前的庙会,赶会时总是穿新衣新鞋,除去会上看个热闹,另外还要向家长讨几分钱装在兜里买零食吃。赶会是一件极愉快的事情,完全的无忧无虑、心旷神怡,也完全符合幸福的定义。记得天是澄碧的,风是清凉的,阳光是透明的,象山的山脊是明朗的轮廓,现在一提到狼虎洞庙会,我就会突然穿越到那时赶会的环境、人群、热闹的场面及心情。

    记得我曾立在报恩寺前,那时寺虽然陈旧却没败落,更没倾颓,四合院落完整,香火仍鼎盛。庙门前场地平坦开阔,有涓涓细流流过,除香客聚集,还有大批赶会的人在此买卖交易。交易的物品有叉把、扫帚、扬场锨等生产工具,也有草帽、菜刀、案板、簸箕等家常日用品,当然还有卖包子辣汤、粽子、棉花糖等小吃的,这儿聚集的人较多,其中以小孩为最。立在寺前,我周围仿佛氤氲着一种微妙的气氛,可能由大自然的气息及香火所营造,我的身心彻底放松,仿佛漂浮在空气里。然而,当时几乎可以抓住的具体而细微的美妙感受因时空的距离而模糊不清,或许这就是不可追的童年,是上天分赠给我的幸福时光。

    狼虎洞内景色优美,地势奇险,但我从未去过,最多只达洞口而逡巡不敢进,这是因为当地一个凄婉的传说令我却步。相传,有一年春天,一班吹鼓手曾入内探险,他们吹着喇叭,击着鼓,沿着洞内蜿蜒的小路迤逦而行。走着走着,前面一条河水挡住了去路,河水清浅,他们越过小河进入深处却再也找不到归途。他们很是绝望,哭得昏天黑地,但临死前仍未放弃他们钟爱的事业——击鼓奏乐,直至力竭,最后惨然死去。他们最大的失误是越过了小河,据说只要越过小河便再也找不到归路。每逢阴雨如晦之日,有人曾在洞口听到鼓乐之声,如听仙乐;也有人听到哭声,凄厉瘆人,隔洞可闻。

    传说总归传说,不可当真,也或许是大人为了小孩的安全而玩弄的把戏,但我被唬住了,终究没有下到洞里去。还有一个凄婉的传说:一对相爱青年男女为逃婚躲到这里,没吃没喝也不愿出洞,最后为爱情付出生命,所以此洞又取名为“相思洞”。正是这些传说增加了狼虎洞的神秘色彩,也为洞增添了浓郁的文化氛围,吸引大批游人前往参观。我始终觉着,赶狼虎洞会是儿时最高品质的娱乐生活,那一天真像镀了金子,闪闪发光,所以每次赶会的机会我惟恐失掉。记得七八岁时的正月,也是狼虎洞逢会的头一天,我家的山芋烂窖子了。父亲急得满头大汗从山芋窖子里出来,母亲此时到北山外祖母家去了,父亲让我去叫母亲回来。我很不情愿,因为第二天就要逢会,如果回来晚了就要耽误赶会。父亲猜透了我的心思,破例让我骑驴去我才答应。因为赶得紧,到外祖母家中午饭也没好好吃就催着母亲往回赶。母亲骑在驴上,我跟在后面走,由于路途远再加上肚中饥饿,走到狼虎洞下面的松树林里我实在走不动了,母亲便让我骑驴。我骑在驴背上两腿发颤,头也发晕,走到松树林南面的小石桥上,桥面窄,下有流水,驴一步没踩稳把我从上面颠了下来。所幸有母亲跟随,并无大碍,第二天我照常赶会。这次为了赶会从驴背上颠下来的事我记得特别清楚,就像事情发生在眼前。

分享到: